• banner1
  • banner2
  • banner3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公告 >

原中兴员工透露注册空壳公司应对审查内幕

来源:http://www.gsdafu.com 责任编辑:www.k8.com 更新日期:2018-10-27 15:32

  按照工信部规定,通信工程必须由获得行政许可的专业化工程公司来负责施工。设备制造商提供设备和原材料,没有资格承揽工程,街道招聘会开到家门口 20家大型企业现场招聘,但是,它可以建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获得行政许可的、专业化的实体,来承担相应的工程项目建设。

  在工信部推出相关政策后的近三年、所有其他国内外设备制造商采取相应措施后的两年多,在各通信运营商开始加大执行政策力度后,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才感到自己市场营销受到了阻碍,才知道自己必须拿到资质证书才能解决问题。对此,高层首长的批示内容是:注册、设立“空壳公司”,虚拟运营,尽快取得资质,并利用这个“空壳公司”签定相关合同来获得避税的好处!

  被安排接手此项棘手工作的我,从注册、设立“空壳公司”(深圳市中兴通讯技术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开始,迈向了自己漫长、艰辛的征程!

  相关工作是在2004年3月中下旬开始,没有想到的是,为了完成“空壳公司”的注册设立,光公司内部的沟通协调就花去了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整整两个月后的5月18日,自己才在深圳工商局取得营业执照。

  尽管,我曾经细化分工和界面;尽管,86)晚间沪深上市公司重大事项公。我曾经多次组织各相关部门开会沟通、强调;尽管,我的部门领导JIANG多次找相关部门的头头脑脑交谈,但公司机构专业性差、职能混杂、人员水平参差、效率低下等等现象拖了进程的后腿。很多相关部门参加者的年龄、阅历、工作经验都很低,有些连基本的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都没有。有些部门领导官僚味儿很浓,只顾自己的那一个部门和自身的考虑,参与时夸夸其谈,会后却无实际行动。

  经过近两个月的折腾,第二次提交材料时,总算没有因为材料不合格而被打回申请,相反,我们接到了通信管理局要来实地考察的通知,这标志着申办工作可以进入下一步。但这时已经是10月下旬。

  本来,我们不希望有关人员来到这个实际上只我一人的“空壳公司”总部来考察,因而侧面提出了选择去一个“因调整被划入该公司”的办事处考察的建议,但是没有被通信管理局接受,他们还是坚持来到“申办企业”所在地审查。

  我们也曾考虑直接坦白,把大家也许本就心照不宣的窗户纸捅破,争取取消实地考察,直接进入工信部的审批。但是,再三衡量利弊,我们决定还是按部就班走完程序,做做样子。我要保证在形式上看到一家“通信工程建设企业”的存在,让来访者至少能睁只眼、闭只眼说得过去,别为中兴通讯惹来麻烦。

  经过我仔细策划,“空壳公司”要有“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一名,带领业务、财务、人事、行政等“空壳公司总部管理部门”的人员出面接待、介绍情况。

  我设计的参观线路为中兴通讯大厦一楼展厅及一条生产线,一个目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减少来者对于实质内容的关注精力。

  预想中情况介绍的主要内容是:深圳市中兴通讯技术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是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根据国家政策和自身情况,分离、调整自身的工程服务体系,注册设立的通信工程服务企业。目前,企业自身的调整已进入尾声,希望尽快获得资质证书,开展业务,取得发展。

  计划定下来后,我马上召集相关部门如人事中心、财务中心、市场中心等部门人员开会。为了完善接待,也再次请来客户部人员参加。难得的是客户部白胖的LIU提出:既然安排来者先参观中兴通讯的展厅,就在公司组织机构电子显示图上选定一个位置标出“空壳公司”!

  然后,我自己联系制作“空壳公司”标牌,放在了高新区数字科技园写字楼的大厅、四楼电梯旁、部门办公室门口。同时也为以“空壳公司”名义出面的人员制作“皮包职务”性质的名片。

  通管局的确认通知告诉我,实地考察的时间是下午三点。接近中午,部门领导JIANG给我打来电话,问我安排得如何、他如何在情况汇报中表达?我告诉他自己在形式、接待等方面的策划和安排,关于介绍、表达方面的要点和方式,并说会写出来发个邮件给他,也会打印出来,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同时,我也告诉他:您只要代表“空壳公司”把要点说出来,其他具体的事情由各部门参与人员介绍,我更会横挡竖通,毕竟我了解全部情况。

  JIANG还没有赶回办公室,我已经带上公司接待车辆赶到深圳通管局,迎接检查人员。离开之前,我提醒同一间办公室的几十位同事,有来访者提问就告诉对方自己已进入“空壳公司”工作。

  实地考察者是两女一男,两位来自广州,一位身在深圳。我们一起来到了深圳高新园中兴通讯A座大厦门口,JIANG和同事SHAO在门口迎接。握手寒暄、交换名片后,客户部LIU带着大家进入了一楼展厅,开始了参观、介绍的程序。我跟随了一会儿,低声告诉JIANG和SHAO,由他们陪同,我去招呼其他几个部门的参与者,再沟通、强调一次。

  一个多小时过去,当他们从供参观的那条生产线走出来时,我已经与财务中心LUO、ZHOU、人事中心SHI、部门同事CHEN等在了四楼贵宾会议室的门口。以“空壳公司”财务部经理名义出现的LUO穿着白色、整齐的短袖衬衣,扎着领带,对他来说,这是很难得、正式、礼仪的装束。

  进入会议室,大家又相互握手、寒暄,交换名片。我把话题转入正轨,笑着询问是否可以让“空壳公司”副总JIANG先介绍一下情况,大家附和。

  于是JIANG开始了“空壳公司”情况介绍,基本内容就是我写出的要点。这时,坐在他右侧的我看到他的腿在上下抖动。

  来访者中的男士领导讲解完政策要求时,客户部的一个小伙子来告诉我晚餐预定完了,就在“幸福楼”,我马上请来访者共进晚餐。他们谢绝了,很快告辞。我将他们送回了深圳通信局。

  有惊无险的实地审查就这样过关了。而我一直想找机会问问JIANG,这位让我感谢、尊重的部门领导,他当时是紧张还是确有抖腿的习惯。

Copyright © 2013 www.k8.com,凯发娱乐网址,k8凯发,凯发手机娱乐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