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
  • banner2
  • banner3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案例 >

【创客100第9期开放日】对商业道德和诚信的坚守成就了他的10年创

来源:http://www.gsdafu.com 责任编辑:www.k8.com 更新日期:2018-09-16 20:23

  两代锤子手机失败后,罗永浩喊出的“情怀精神”,被人鄙视,为人不屑,似乎产品就该是干巴巴的痛点治疗器。

  在信奉“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一招鲜,吃遍天,成了越来越多创业人群执着追求的“真理”。

  难道,情怀真地与产品格格不入吗?难道,在凡事都讲快的时代,资本、idea、激情筑起来的创业氛围中,真就没有情怀的容身之地?

  为了解答创业者们的困惑,创客100特地请来分享通信集团董事局主席蒋志祥先生,用他10年创业路中的起伏坎坷,讲述一个情怀和精神驱动的精彩创业故事,一段富含思想和创意的互联网奋斗史,听他解读“互联网+”大潮下,佰草集和百雀羚哪个好?8款销量之,他是如何乘风破浪,构建移动互联网入口生态链,创造新的发展生态。

  (由世界500强和中国100强企业众筹的创客100咖啡室引起了大家的浓厚兴趣)

  蒋志祥,一个从贫穷湘西走出来的穷孩子,白手起家,成为了中国唯一的大型全内资移动互联网民族企业家。

  面对三大运营商,他满怀激情地高喊“我们敢!我们能!我们做得到!”此后,通过不断地产品创新、服务创新,仅用两年,他的分享通信撬动了传统三大运营商的奶酪,成为中国ARPU值最高的运营商,服务着600万的高价值用户。

  在特邀嘉宾介绍中,曹健诙谐地指出,在蒋志祥先生不高的身体里,不仅浓缩着精华,而且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他的大脑就是一个云计算系统,装满了大数据,给中国通信行业创造了巨大的价值。

  在曹健的介绍中,还让人深感佩服的是,分享通信的员工忠诚度相当强,员工们在背后议论老板,谈论公司业务和未来,对整个管理团队的评价时,都充满自豪感。

  曹健还以幽默地方式向蒋志祥提出批评,“不能整天闷声发大财,也拉拉90后、80后的孩子们发点小财,帮他们创业成功”。

  他结合自己10年的创业实战经验告诉大家,“创新,是被逼出来的一种没有办法说服别人的占有。没有关系,没有财富,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才有创新。创业一定要有新的想法,一定扎扎实实的以市场为导向把它做好,后面才有机会。”

  而事实上,创业何其难,1%的人能够成功,成功者中又只有1%,或千分之一能够把企业做到分享通信这样的地步。

  对于创业路上的得失成败,苦与乐,,蒋志祥用辩证的观点做了分享。他说,“一个人的成功是坚持的结果,创业很简单,坚持太难!这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他认为,“只有穷快活,富裕是快活不了的,励其心志的成就远远超过挣钱的成就。”蒋志祥还指出,“我不知道失败,也不知道成功,只知道目标是什么。我奔这个目标,没有任何其他的追求,所以,苦也就没有了。”

  最后,蒋志祥向创业者在企业管理上给了一句忠告:“一个公司没有向心力的话,任何负能量都将对公司造成颠覆性的影响。”

  蒋志祥直率纯朴,接地气的演讲,引发了众多演讲者的共鸣,笑声此起彼伏,掌声接连不断,全场气氛一浪高过一浪。以至于在演讲结束后,众多创业者和听众把蒋志祥团团围住,在照相机的喀嚓声中,留下了无数难忘的合影瞬间。[责任编辑/吴梦雄 摄影/徐一凡、吴梦雄]

  主持人:各位来宾、各位创业者,欢迎光临创客100开放日,今天我们请来了通信界、互联网界重量级的嘉宾,分享通信集团的董事局主席蒋志祥先生,大家掌声欢迎!(掌声)

  今天在座的和我们线上一千多万的读者,将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全方位感受蒋总的创业故事,以及他对整个产业未来发展的精彩观点。

  创客100是由IT时代周刊和昌平高新产业区联合创办的一个专门为创业者服务的平台,旗下拥有创客100基金、创客100互联网股权众筹品牌、创客100全球创业者大会,以后每年将会在北京举行创客全球大会,这个大会我们将和科技部、工信部以及北京市人民政府共同创办。我们将会把全球最顶级的创业者、投资人以及学者请到北京,和中国的顶级的IT互联网创业家、投资人、学者共同总结过去,探索未来。我们也希望更多的创业者能够聚合到创客100这个平台上来,在未来三年中我们将会孵化出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创业项目200个,所以我们希望更多的成功人士能够走进创客100,给予创业者更多的支持。

  蒋志祥先生,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蒋先生见到谁都是笑咪咪的,我说他的大脑就是一个云计算就是个大数据,他在业界创造了巨大的价值,他拥有我国第一批拥有虚拟运营商牌照的公司,170号段就是分享通信集团的专有号段,在短短两年时间里面已经发展了600万用户,这是非常惊人的,每个用户的ARPU值超过100块钱,在这方面,中国移动也赶不上他,他创造了10039球学会,一个高端企业家的俱乐部,现在延伸到了大江南北。

  我和蒋总认识两年多,他给我的第一感觉个子不高,但整个脑子里是满满的智慧,浓缩的都是精华。(掌声)

  清华大学在紫光园开发的一个创业园里,分享通信集团的那一栋办公楼,是蒋总买下来的。而分享通信给我最大的感觉是,员工忠诚度非常强,我在业界有意无意间碰到分享通信的员工,听到他们在背后议论老板,谈论公司业务和未来,对整个管理团队的评价时,都充满自豪感,带着佩服之情。这是很多公司不具备的。一般员工都是背后谈老板、谈公司起码有一半是发牢骚。

  其实,我很久以前就邀请他到我平台上,和我的创业者以及线上千万读者分享他的创业经历,他一直忙,前两天我在群里面专门发了一个对他不满的言论,我说“对你很有意见,邀请了这么长时间也没当回事”。结果群里好多人点赞。

  在这儿我也对蒋总提出批评(笑声),不能整天闷声发大财,也拉拉90后、80后的孩子们发点小财(笑声),帮他们创业成功(掌声),这个事儿很严重,要作为一个政治任务来完成。

  今天我对蒋总也提出要求,不允许搞PPT演讲,要来就来点干货,讲点感动自己的事情,给创业者真正带来实实在在的干货。(掌声)

  今天我们速记也要认真记,不能出差错,我们还要在这个基础上做个提炼,把蒋总创业成功的故事、精华以及做人做事的态度、价值观能够完完整整传播出去。

  所以,我也希望创业者们能够认真听、体会这个湘西孩子在没有任何社会背景和经济背景下,在走出落后地方之后所走过的道路。

  历史上,湘西这个地方是土匪很多的,土匪多的地方说明什么?一这个地方穷,二说明这个地方的人很讲义气。最近在微信圈里有句话,要向黑社会学习做事,要向白社会学习做人。

  什么意思呢?黑社会做事是奖惩分明,讲义气说干就干。要向白社会学习做人,做人要正直、善良,我觉得蒋总能走到业界翘楚的皇冠宝座,他创业的故事、创新的理念里,就包含着很多不为人知的东西。

  另外,蒋总刚刚从上海领到人民邮电出版总社颁发的“风云人物奖”的奖杯。这个奖项还是含金量很高的,大家也知道人民邮电出版总社在业界是非常知名的、权威的一个传播平台,所以这个奖项含金量很高,不是谁想拿就拿到的。

  今天的开放日里,有来自武汉、广州和成都等地创业者,专程冒着严寒赶到北京来听蒋总分享他的创业故事。

  蒋志祥:我向主办方申请两个事,第一个事:我希望坐着讲,因为我觉得我坐着比站着帅。(笑声) 第二嗓子不是特别舒服,想喝点水。

  我曾经在很多企业家场合里对他们讲,你们没有创新和创业的动机,为什么?你们都是50后、60后的,中国的各种黑资源、白资源全被你们占尽了。

  去年,我们一群企业家聊天时说了个段子。一个年轻小姑娘要找对象首先问你们家有几个门框?我一直没听明白,后来搞明白她是问你家是有几个煤矿。(笑声)

  我们家没有煤矿,所以怎么办?你就得要创新,为什么?因为矿已经被人占掉了,必须用创新说服领导,他的矿得给我搞,不给我可能有一天都得出事,因为技术落后了,说白了,创新是被逼出来的一种没有办法却要说服别人的占有。

  为什么要创新?就是因为没有啥,什么也没有,除了新的想法、新的技术之外,干不过别人,没有关系,没有财富,什么都没有,这时候才有创新。

  讲讲我从老家到北京的经历。我奶奶给了我50多元钱,估计有十块钱的零钱是几块几毛凑成的,奶奶给缝到内裤里了。一上了车我就心里很慌,觉得火车上都是坏人就我一个好人,没有事就摸摸裤档钱还在不在。我现在每次坐火车的时候都能想起这个故事。

  我奶奶是个很伟大的女人。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我奶奶送我时她说“你到北京上了学之后回来,要向对面的周大爷一样。”周大爷特别能挣钱,她说他挣钱特别快,说线多年之后拿到了移动运营商的牌照,我干的这个事就是人家说话我们收钱的事,所以我奶奶给我定了很大的格局,说话就来钱,我应该感谢我奶奶,去年活到101岁走了让我很伤心,但是我跟我奶奶都是很开心、乐观的人。

  为什么讲穷二代的过程。也是因为我奶奶非常热情,在村里村外出了名。我小时候偷橘子或者西瓜吃,别人要揍我,我说我是谁的孙子就没事了。我觉得这是对家族人品传承的东西非常重要的,像我们做企业,看起来是小事情,实际上对我们人生能有很大的隐含的价值。

  在大学时候,我觉得人得有梦想,但说要当科学家,这纯粹是口号,喜欢什么就专注什么,梦想天天在变的,我觉得我那时候的想法就是要解决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格局,所以要上学,要解决这个问题。到了北京,发现身边所有人在学英语、在出国。我就开始琢磨我自己的定位,我当时定的战略就是在北京好好混,哪儿都不去。我参加学生会各种各样的活动,我交朋友,参加各种各样的Party,现在,我通讯录里的朋友特别多。

  我拿虚拟运营商牌照的时候,很多人说“蒋总牛,关系了不得”,我说我真的没有关系,我是农民的孩子有什么关系,做事情最重要的是先做好人品。我就觉得我上学过程当中认识的朋友,到今天真的在无形中帮了我很多,而他们就是认同我做事的方式,每个人其实都希望对一个有梦想的人给予帮助。在很多状况之下,我能够用正能量让朋友圈的很多人受到感触。

  人生,看你怎么看,“我兜里只有十块钱”和“我兜里还有十块钱”,看上去非常简单,背后的世界观完全不一样,所以,有梦想和没梦想是不一样的,但是梦想是什么呢?

  我要讲个网上流传的段子,8848的CEO王俊涛在空中喊话,说马云你在吹牛我也在吹牛,为什么你成功了我没成功?马云说你只吹牛,我在吹牛时我家里有十八罗汉干活,所以我就成功了。

  在我们公司里面,我经常提到我的一篇文章“做一个有梦想的践行者”,你一定要去想,然后要去做。我现在每天的生活状态是,上午在球场创新,下午是喝着咖啡招聘,晚上吃着青菜吹牛B。

  我晚上一般都是跟业界吃饭,我有时候问业界领导你现在的困惑是什么,我如何通过方法解决你的困惑,一旦领导觉得这个东西很好很喜欢,觉得这个不错可以做做或者有这样动向的时候,我就会跟领导说,下下周你有没有时间抽个空去我那儿看看。

  实际上这个时候,这个东西根本不存在。但是,我是编程序出身,我知道这些东西两个礼拜肯定能搞完,所以我跟领导讲你下下礼拜几去看保证让他看到。并且在说完这个话后,我的短信内容就发给公司里的敢死队,我们公司有个敢死队是围绕我转的,平常没事,我的单子一给他就日夜兼程干下去。所以,领导下下礼拜几一定能看到这个东西,我的敢死队就是为我兑现诺言的,说到做到这就是创新。(掌声)

  我再讲个例子,我去趟美国,需要开一个银行的流水证明,我们公司在一个银行开户,每个月发工资都好几千万,平常都是银行行长单独拜访我,说能不能晚上请你吃个饭。我说蒋总太忙,没时间吃饭,有事就说吧,对方说没什么事就想感谢感谢你,特客气。有一天,我去银行营业厅打单子的时候没有带身份证,求爷爷告奶奶就是不行,我说我是你的VIP怎么能这样呢?我很生气,立马给他们总行领导打了个电话过去,我说中午去你食堂吃饭,给你解决点问题。他说解决什么问题?我把这个故事给他讲了,我说作为蒋总来了到门口一站就应该知道,从电梯上来就知道蒋总到我这儿来的,立马有迎宾出去欢迎欢迎啊!(掌声、笑声)。我说你上个系统贵宾人脸识别系统。当时,贵宾识别系统根本不存在,我说这俩礼拜我忙,下下礼拜我带着东西到你这儿来给你演示,就是这个业务现在一年基本上两个亿收入,这就叫创新!(掌声)

  我是湘西的,湖南邵阳人,去年我做了个大概调研,互联网里面做产品的人基本上扎堆,我主要调研我们湖南人,做产品的人有一半是湖南人,而湖南人里面有一半是邵阳人。我觉得很奇怪,也很有意思,为什么邵阳人能做产品?

  我回头来研究自己、研究地域文化。湖南人的文化叫“霸得蛮、吃得苦、赖得烦”,不是所有湖南人都有这种精神,但湘西土匪精神更符合这个精神,背后的意思是“大不了把我毙了,我该干嘛还干嘛”,这九个字是特别符合产品经理的。要招聘产品经理,不一定用这9个字,但要用这9个字作为前提条件。做产品的,甭管前方是什么,一定要带着自己的情怀做,因为做产品是用你的世界观改变社会,不是为某个人做的,而是为自己解决你的世界观的价值的问题。

  正因为这种思想,邵阳出来了一些名人,B格最高的是“微信之父”张晓龙先生,还有一个年轻人经常用的陌陌的开发者唐岩,还有一个是当年差点颠覆了华为的李一男。

  我们有个产品叫集节号,专门为老板做的,我在财经媒体上为它写过两句话的广告,第一句话“世界上只有老板才能做产品”,这句话一听好多打工者心里不舒服。还有第二句话我说,“能做好产品的人一定是下一个老板或者未来的老板。”大家都想创业或者正在创业的路上,其实,老板才是公司里最傻B的一个人。我为什么说是最傻的,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你面对的不是员工,是你自己的情怀和你的梦想,所以你甘愿去傻,而且是歇斯底里、没有条件地傻。我觉得当老板最大的痛苦其实是寂寞、孤独,但是这个孤独、寂寞,以前我真的不理解,若干年之后才能理解,我讲个故事:

  我第一次创业的时候,七大姑八大姨把钱凑起来的,找亲朋好友的钱,人家没有任何协议的,一见到你就问,蒋总,公司怎么样,我们能分红吗?我一听就紧张,不敢见他们,最怕回家见我太太,最怕见到她问我一句话“你公司怎么样?”所以我有一阵子晚上12点多她睡觉之后才回去,5点钟就出来了。(笑声)

  你有梦想,那是你在内心当中愿意承担一种东西,但实际上,现实和梦想差得好远。有一次,我跟熊晓鸽在友谊宾馆吹牛,我的东西怎么怎么好,我突然收到司机给我发的短信,“蒋总带钱加油了吗?”

  突然之间我就失忆了,现实和梦想的距离断线了。这种感觉是永远忘不掉的。我2002年创业的公司在中关村大厦,很大的办公室,我都不敢回去,因为好几个月工资都发不出来,我一回去,所有人眼睛都盯着我,老板是不是带钱回来了?这种感觉,那个时候内心感觉是非常糟糕的。

  但是我是“幸运蒋”,这个名字不是一般来的,我做的一款产品叫“家校通”,专门解决孩子和学校、家长之间的沟通交流。我当时非常有梦想要做成这件事情,2003年遇到非典,整个学校停课,但停课不停学,怎么办?我们平台就派上用场。相当于非典帮我解了急,国家发文用我们的平台。2003年之后的故事就很简单了,在香港买壳在美国上市。上市之后我们公司有差不多五、六十个人最后基本上都发财了。2004年的时候,这些人在二环边都有一套或者几套房了,现在大部分人都是不工作了。事后我总结,这几十号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他们能发财?我觉得对他们的性质对创业者来说非常有价值。

  我把它分成三类人:第一类人特别相信我吹牛的人,真正绝对的铁兄弟,这类人非常重要,一定要珍惜,就是身边哥们听你吹牛,相信你肯定没有问题,就是这种,死心塌地跟你玩的这是一类人。

  这三类人都发财了。这个事情我就总结,一个人的成功是坚持的结果,创业很简单,坚持太难!这是真正重要的事情,所以任何一个人不管是跟着一起创业还是自己创业,开头很简单,idea想法也都很好,但是跟市场完全不是一回事,你的商业模式天天在变,很多都是这样状态,所以我的感受来讲,坚持是最重要的事情。当然,以坚持基础的文化在我们分享通信集团得到了很多有价值的沉淀。

  分享通信坚持几个东西,一个是我们有个离职承诺文化,离职员工要签一个单方面的承诺协议,普通员工要乘二薪水离职,就是你的下一个东家给你提供两倍分享通信的薪水。所以,挖我们员工的成本很高,我们员工的离职率非常之低的,单纯从研发角度上可能有5%、6%。我们研发平均薪水两万七,我的员工要离职,对方公司要给四万五万一个月的,尽管这样都挖走了十几个。他的水平在我们那儿不过如此,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对这个行业不太好。所以我们为什么有乘二的这个规定,总监是乘以二点五,总经理级别的是乘三的,这样一个模式,所以为什么要有这样一个东西出来,实际上归于当年我分析这三类人的成功,这个坚持,很多人不成功,其实就是因为下一个东家多给了两千块、三千块一个月;混十年以后不过是亲东家多给一万块,不过如此了。

  但是坚持有时候人跟性格,发财跟性格也很有关系。我举个例子,中国互联网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一家企业,在上市之前花了几千万裁了很多人,这些人是曾经讹过老板的人,我跟你说IT这个行业有时候我讲,我跟我员工聊天讲,我是写程序出身的人,我认为工程师不能像婊子,给钱就上,不行,你如果是这种状态永远只是一个打工者,不能成为企业的主人。为什么?我跟我们公司员工是非常坦诚的,你今天掌握了某些核心技术后走了,对公司影响很大,我告诉你,老板的胸怀是很牛的,今天我一定是忍过去了。为什么?因为老板的梦想在远方,你不过是个垫脚石。能忍过去,但是那笔账还在那里,的心都是肉长的,要用心与心的相互对待,所以,我们公司的制度都是用内心制定出来的,内心相互之间对称,你是不是公司的员工,是不是公司的主人要问自己不是问老板。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政策让更多人不要因为加一千两千就跑了,跑什么?跑到哪儿去,你和老板的距离,你的财富一定跟老板距离是呈正比的,你跑在前面,但是老板对你的信任在最后面,这没有意义,不过是利用而已。要想跟老板保持一样的距离同样要花同样的时间才能到这个地方,所以自己做创业者也好,跟着别人一起创业也好,这个东西要用内心和企业来兑换。很多人都说“对我多不公平”之类的,企业里面要做成大事要讲战略的,而且我这么讲,我们公司所有员工,我们自己内部聊天讲,有正常的开会提建议的地方、发言的地方很多,但最重要的是什么,你不能有负能量,你的负能量不能窃窃私语,我们公司有专门稽查队的,凡是有负能量第一时间让其离开。

  创业就是要凝聚人心,大家一起往前上,老板只有十块钱,和老板还有十块钱,完全是不同的结果。好多年前,好不容易招来一个人,这个人来了不到一个月,因为我出差没有签字发工资晚了,他在微博上说“第一个月到公司就发不出工资了。”后来发了工资就让他走人了,我说,一个公司没有向心力的话,任何负能量都将对公司造成颠覆性的影响。所以我觉得创业过程当中,招聘、招人包括创业者每个人自身的素质素养,有些东西你原则性是什么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公司有两个要求,一个是人力资源里有个专门看相的,不是说来求职的一定要长得多漂亮,更多来讲,我们觉得相由心生,这个人通过面相一看是不是善良的。

  第二个有个追溯机制,你自己对自己的承诺要乘二,我们给你一万工资,你找个一万八的下家都不能去,如果你去了,我一定要找到你的新老板,说你不守诚信,我可以拿协议给你新老板看,如果你新老板继续聘用,我要在老板圈子里说这个老板是不守诚信与契约的人。

  我觉得不诚信的核心是什么?是因为别人不诚信然后自己跟着不诚信,这就是社会最大的不诚信。我觉得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说到做到,对于人品,一定是零容忍,如果不是这样,你的社会结构、朋友圈都是这样的人。

  我公司里应该没有骂蒋总的,我觉得老板每个月辛辛苦苦给你挣钱,让你家里幸幸福福的,你骂蒋总傻B,你只能让他走人,人最基本的感恩之心都没有还能做什么?这是底线,没有什么可说的。我是个偏执的人,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对的,但是一定要有感恩之心。(掌声)

  好多人说,包括媒体也在说,老人不能扶了,我跟中宣部还建议,这种新闻是不应该报的,如果你有一个记者的良知,你更应该通过你自身努力去推动解决问题。老人不扶,是千万分之一,不能拿特例当新闻带来不好的道德风尚;我特别批判好多法制栏目,天天说媳妇讹老公,儿媳妇怎么坏,全世界都很灰暗,我丈母娘说出去小心点,感觉世界多可怕。我说那是特例中的特例。但是,电视一播形成了社会的风气,从我的角度讲认为是良知的东西,要从高度上讲这类的东西。老人不扶都是特例当中的特例,弄的现在全国人民见老人碰都不碰,扶了有几个人讹你的,我扶了那么多没有见到一个人讹过我。今天的征信系统做的怎么样,我觉得烂透了,就是因为没有记录,西方很多国家的做法是,你第一次偷东西了,警察叫你过来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第二次还是这样,但是如果出现第三次,那么,你孙子的孙子都知道他祖宗是偷个东西的,这就是要真正把它记录下来。我们公司对员工的要求,就是对品质的塑造、对人格的塑造,用自己内心承诺的,所以我们员工说没有人违这个规,有个别人违规的回来写检讨。我们都能原谅,让你一定要知道价值。

  我是通过自己的个性和情怀做产品,同时觉得做产品是一种责任和担当,不是为了自己,特别是创业的时候。

  我刚才讲梦想,在初中的时候觉得要当老师,上大学觉得要留在北京当公务员,当公务员发现别人发财了,别人给我个名片都是“总经理”。在教育部工作时,我做了高考分数查询系统,80后应该都用过,打160、168查询每分钟收三块钱,亲朋好友查爸爸妈妈查是不是真的,再查一次又收三块钱,那是我和电信结缘的开始,这个系统很牛,别看是查个分数但是今天看所有电话银行,请输入你的卡号摁井号键结束,我是鼻祖,这个技术叫CTI技术,也就是计算机电话集成技术。我当时是客户服务标准组副组长,1860接电线接电话怎么挂电话应该回答什么问题,这个流程都给他们梳理了,各大银行客户中心的总经理很多都是一听我的名字,就说“如雷贯耳”。

  我写了很多文章,给大家培训讲了很多课,看着是一个很小的应用,那真的是互联网的开始,互联网跟通信是联系的,通信是互联网基础的东西,有了通信之后才有想象力了,这个事很了不起,任何一个技术的革命一定是有一个应用作为大爆发点的,让全国人民能感觉到这个东西这么做,能够触发出各种各样的idea出来,当时我们这个技术是个革命性的,到现在都没有淘汰的,电话银行现在也是非常多的,所以从800到400整个过程过来,而且这个系统是让人联想到很多东西,我不要面对面解决,我可以远程了,最早的远程是怎么解决的就是这个。

  因为人不要面对面,能不能不见面,能不能不要人,大家讲人工智能这类的,这就是人工智能开始。

  我为什么做家校通?有一次同学聚会,有个同学进了IBM,那是98年,人家开上了桑塔纳2000,那是我梦中的车,我说我要三年之内必须把这个车买上,当时我算了,我在部里面工作一个月800元工资,我想买房,怎么买?我想800元一个月公交车100元吃喝200请朋友吃饭200一个月剩300,我存几年在大兴买50平米的房子能做到。

  我说我要出来创业,做什么呢?我都不知道做什么,有一天打了个出租车,出租车司机接了电话,我本来家里来人,我租房在郊区打车不方便,我说第二天帮我去机场接个人,他嘴上答应了没问题,一会儿他接了个电话说不能去了,为什么不能去呢?他说我儿子明天开家长会,我老婆说明天得去丈母娘家,所以就因为这个事情,我就在琢磨,家长会为什么要现场开,家长都没有时间不就开不成了?就这样一个事情,我当时就推出了一个电线,教育服务到您家,我当时广告语,就这么开始了我的创业生涯。然后孩子的家庭作业之类的都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查询,但是那个时候真的是很难,推这个理念,大家觉得理念特别好,就是不做。甚至那个时候我的名字叫家校通,我到教育部去推广的时候,他们都不说蒋志祥来了,基本上说家校通来了、家校通又来了。我觉得这个努力真的没有白费,后来非典过程当中所有人都想到我了,发文件做决策的时候基本上一天之内全完成了,这实际上是人品大爆发,坚持的过程。

  我讲到人品大爆发,跟打高尔夫一样,曹总知道,越想打好,越打不好球,人品大爆发实际上就是长期的耕耘和积累的过程,我觉得特别是我们现在开始创业,上了年纪70后的人觉得无所谓了,80后90后一定要在乎身边的朋友,因为你身边的朋友向我们今天的聚会一样,你在成长你的朋友也在成长,所以这个社会是属于你的,属于我们的,最终还是那帮孙子们的,所谓孙子们就是一起成长的这帮人。

  其实有时候你的想法很简单,你实施的时候也应该简单一点,想的太多也出不来,所以我觉得创业要趁早,最好在结婚前;结婚后创业,婆婆妈妈顾虑的事太多了。第一次公司有了钱之后,我发誓这辈子再做企业,如果三个月以后没有钱了我一定告诉所有人,绝对不去面对没钱发工资的时候,宁愿不要我的脸面,都不愿意重现那一幕了,那一双双希望的眼睛看过来。

  我再讲讲我的慈善理念,我们家是五大姑六大姨,在北京,我是老大,现在我们家的这帮家族差不多有接近500人了。我到北京来之后我是最早工作的,他们都是穷出来的,没钱吃饭是经常的,就找我借点钱记下来,若干年之后他们毕业了找到工作了开始还钱,那个时候我觉得我也没钱,欠条你得写,给我还钱的时候我说我不需要这个钱了,大家所有的钱还到一个公共账户上去,那个账户结果还了五六十万。现在这个基金差不多接近一千万了,这个基金我叫它穷二代,现在接济几百个孩子,因为基金小,只做考上一本大学的孩子,四年的学费,我们每年搞两个穷二代聚会,一聚会这帮人捐款,一年就是一两百万,我现在想做什么样的事情呢,我觉得做慈善其实也是做产品,我想做一个直投的慈善平台,这几百万基金现在面临很大的问题,问题是中国的骗子特别多,如何识别是个难题,就是他不是真的没钱还装穷让你给他钱,这个就麻烦了。

  所以我现在做一个平台,做直投的不管有什么样的问题,首先是真的,要有人推荐,这个推荐人要负法律责任的,要有志愿者对他的推荐进行监督,这个平台没有任何管理费,作为一个直投的慈善基金,若你要做公益给特点的项目就完了,项目钱够了钱汇不进去,谁推荐这个事谁负责,银行自动开户,大家确认过了有钱给你开个卡后续跟踪,我现在想做这么一个事情,也在做。所以我希望如果感兴趣的可以来一起做。

  这是纯粹的公益,创业创新核心离不开做产品,这个可能是大家的共识,好多人问我,我想开个小卖部,叫创业吗?我说你这个不是,创业是什么,我把创业理解成叫创新出一番事业简称创业,而不是开小卖部,我特别烦抄袭的,这是商业里面最讲诚信的东西,所以我们公司做很多东西绝对是没人干,是歇斯底里的创新。

  另外,我要在某些领域里面,我去和同类,如果有人跟我做完全一样的东西我不会做,我要做完全创新的东西,在商业上来讲,特别是前几年很多BAT的故事之类的,大家说没法创业,一创业VC问你一句话,BAT干了怎么办?所有创业者心就拔凉了,没得谈了。后来BAT也有很大改变,尽可能自己不去做,转而收购,收购中也有很多不公平的东西,我建议BAT不要收购,现在它的收购变成垄断了。

  我以前也是天使投资人,2010年之后就不做天使投资人了,为什么不做天使?第一个问题,做天使做创业就是北上广深,基本上是这些地方。但是现在人员的薪水是虚高。为什么?就是心态的变化,大家不是在创业,大家拿到VC后,员工的感觉倒像去的是中国移动这样的公司,有种铁饭碗的感觉。

  什么叫创业?什么都没有才创,所有都有的时候叫什么创业,而且滋生出一堆腐败出来,企业是一样的,民营企业的腐败比国有企业更厉害。以前给我十万都觉得是大钱了,我们创业者可以睡地板,马云那个时代再一个民房里面干活的,我们现在的创业公司里面能找出来吗?找不出来,仔细分析一下这些创业者是什么人,基本上跟某某的儿子差不多的。我这个人喜欢分析,做产品,一定要分析整个格局,我们觉得像创客100这样的越来越多更好,是正而八经是为创业者的群体提供平台的,所以别看人家拿一千万美金、几个亿美金,我跟你讲是论出身的,很多拿到大VC的公司的的谁谁谁,你看看本质,基本上各种二代,不要想了,要有新的想法一定扎扎实实的以市场为导向把它做好,后面才有机会,所以我觉得现在整个创业环境还是面临着很大的挑战。

  提问:蒋总,您好您刚才一直再说产品问题。我想问一下,您是怎么做打造一些个性化的产品,还有能给我们举个例子吗,像您说的人脸识别是通信方面的产品。

  蒋志祥:我刚才讲的例子是银行的行业了,很多案例,实际上说白了就是因为我去美国需要这样一个东西,我看到了这个事情本身,我觉得应该有更大的创新,这就是一个产品的演进过程,你看到了什么能给某些人解决什么样的痛点,然后你再去看谁能给你钱,商业的逻辑肯定是说谁需要买、谁给钱,这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当时跟银行说,银行觉得这个东西很好我也觉得是这样的,所以VIP到营业厅,VIP专员马上就会出来了,曹总您怎么来了?很亲切,解决他的需求了。

  我马上要推一个SIM+咖啡,SIM+的概念,这里面有品牌应用的东西出来,总理讲互联网+,SIM+是什么?大家能回答一个问题吗?别想英文,就是SIM卡+,总理讲互联网+,SIM+是什么+?

  总理讲互联网+,SIM卡+就是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谁能离开SIM卡?离不开的,WIFI是固定网不是移动的,所以SIM+意味着移动互联网+,SIM是怎么来的是让我们公司起名字的时候格局叫什么?分享通信的英文全称是Sharing Internet Mobile,简称就是SIM。所以这个计划坦率讲就不是现在讲的这个,是酝酿了好长时间的,因为这个“+”是什么?“+”实际上是中文的十,是分享通信集团今年十周年,这就是产品的构成。特别是你做任何事情首先要用你的概念引领,从我理解上讲,如果一个公司没有新闻,这家公司是不值得关注的,也就是说你这个公司没有创新是不值得关注的,所以为什么创业板经常几个涨停板,为什么A股永远涨零点几涨2%就了不得了,因为它没有故事。故事怎么构成?一定是从你的产品、各个维度做这个事情。

  SIM+,+什么?就要构成你的系统、产业链、分层分级的东西出来,比如打造整个支付闭环、验证闭环、我们现在接近六百万用户。SIM卡是真正的移动互联网入口,前两天有个新闻,百度等好多公司告电信、联通在青岛搜索百度倒到114还是什么网站上面去了,那是真正的入口,SIM才是真正的入口。我们现在在做很多创新是什么创新,我们在做针对流量本质做分成分级的创新,同样是流量,同样是一个可以把它理解移动、联通、电信做的是什么,相当于做了个广场谁都可以去,但是要到博物馆要交十块钱,到这个广场来了之后有可能有卖羊肉串的、也有吃海鲜的、还有吃湘菜的,吃羊肉串的提供啤酒、吃海鲜的提供葡萄酒,这不一样的。我们公司做的事情就是针对不同行业,我们的战略来讲,打个比方我们绿卡就是孩子插上绿卡之后,所有不良信息全部过滤掉了,但是绿卡连接的是谁?连接的是老师、家长、学生三方联系在一起的。因为这个入口端就做了分层分级了,这个里面很纯洁就是老师、学生和家长。在这个人群里面现在光绿卡是一百多万用户,今年五百万或者一千万用户不在话下,因为这个需求在那里。有这个用户群对老师了解的可以提供专业的服务,对学生了解了可以对学生提供服务,对学生了解了对钢琴、艺术、数学不同的专业会分层,能够提供给你更精准的入口的服务,所以比如你开一个公司SIM+,+什么?你是为这个行业某个人提供服务的就来做这个,在做这个过程中给你一个闭环,用户给你解决了、支付给你解决了,认证给你解决了,我知道他是谁,所以你到这里边来就可以做各种的,想做什么就可以继续开发,这样一个意思。我们整个产品战略叫行业+平台+终端+应用,实际上我们下来做什么?做行业,叫行业的刚需,大家都说在做平台,但我现在认为我们目前根本不是平台,为什么不是平台?我把平台理解成一个江湖,人多的地方才有江湖,没有人怎么江湖,哪有平台?所以行业刚需产品就是解决用户痛点东西,用户真的来了发现有各种各样的应用在里面等着他,让他提供最直接的服务,他节省时间你保证质量就可以了。

  现在搜索,搜索的东西我个人觉得百度可能是浪费我们时间最多的,而时间是最宝贵的,所以对创业者来讲首先要解决时间的问题,任何一个产品首先要解决用户的时间问题,是什么?是如何简单再简单。乔布斯传怎么说的?乔布斯说“我们的电脑为什么开机这么慢?”工程师说“开机慢有什么关系呢?”乔布斯说“如果你节约十秒钟是救一个人呢?全世界用苹果的东西开机浪费多少秒,每天要浪费几亿分钟,几亿分钟是好多人一生的生命啊。”所以说像百度搜索基本上我不用了,我打算开发一个百度的插件,我有这个理想开发一个插件解决一搜索从百度第五页开始。变成垄断之后它变的没有节制了,浪费我们多少时间。不去反思这个问题,它是浪费人的生命最长的时间。所以我现在做的事情就是要做分层分级的流量处理,人家来解决了问题就走了,这是我们讲以行业刚需打造平台,有了平台就可以对接各种终端,然后叠加各种应用,用户群做了区分了。

  SIM+商标还没出来,但是我的初心已经告诉他们了,SIM+,SIM的英文单词一个是SIM卡本身,SIM卡是什么概念?用户识别模块SIM卡英文单词是叫用户识别模块就是认证,SIM卡的核心作用是认证,电信技术最厉害的东西就在寻址技术,在几十亿用户里面在多少纳秒就给你找到对方。很少有人说我们是银行级的技术,大部分人说我们的技术是电信级的,电信级和银行级完全不在一个处理模式上,银行级都单点的,存在数据库叫共享经济共享数据,通信是分享的,是点对点的,不一样的。回头讲讲分享经济和共享经济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现在出了本书叫做《共享经济》他们讲的东西是分享经济。明年我3月9号SIM+这个事情,我跟你们讲的过程更希望你们能跟着我的节奏理解如何做产品、做品牌、做营销,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收获,废话就不想讲了,如果你能感受到的话我这些经验对你们来讲是非常重大的学习的机会。如何构建一个品牌这个品牌是什么样的东西,所以我们SIM+第一个就是分享十年,在分享十周年过程当中还有什么东西计划在做,我每天都在思考,互联网的价值核心是分享,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分享,但是分享和分享通信有什么关系?其实是我每天在思考的课题,现在做广告很难,做企业越来越难,想当年任何一个烂品牌弄两个亿砸就变成黄金了,那个时候多好?现在两亿三亿也拿得出来但是砸了没用,这才是真正难的时候,现在作为老板做品牌的时候,从这个事情讲讲传播理念。

  有一天我作为一个创新,有一天跟央视台长、中宣部领导一起喝茶,央视领导说老蒋到我们那儿做做广告吧,我那时候正想广告这个事情,我突然之间蹦出一句话来把央视老板气死了,我说“央视已死”把他气疯了,但是讲的意思是什么概念?谁看它?我紧接着,那天我的步调是对的,我来跟中宣部讲一个产品,我说《新闻联播》已死,但是我们的传播阵地在哪里?我们要打造新的平台,有一点我们房产证、所有证件还得要政府相关部门发,如何解决把所有与老百姓的界面统一到一个平台?像美国、像伦敦都有市民中心,想当年我们某个市里面招商,招商的时候市委书记招了个大的百货去到当地办工商税务办了一个月没办下来,后来搞了办事大厅工商税务一天全办了,我们舆论阵地如何打造?把跟老百姓相关的东西全聚合在这儿,这些人不能不来看,这就是舆论阵地,这就是北京的市民主页,也有上千万用户了。叫是我们做的,那是我的创新,是帮政府做的。所以创新这件事情在做的时候要找到需求点,看到事物的本质。这个时候我在讲品牌构建的问题,现在做什么广告其实是很糟糕的,电视没人看了,杂志我相信曹总也知道,哪怕是曹总把杂志给我,我很喜欢,但是放在手上旁边手机一亮杂志就不存在了,所以我们投资投的最大的是飞机上,飞机上手机一关没得看。做企业也得知道,任何一个细节都是决定你花钱价值的东西,是创造产品的机会。

  还有一个现在手机里面到底在看什么呢?不知道。去年我们花了五千万的地推,各种赞助,赞助很有效果,比投央视广告有效果,参与的人一拍分享东西,传播很快,因为一个人就几千人呢,像曹总这样的肯定几千人。还有各种群之类的,这个是很厉害的,花的钱比央视投广告好得多,这个结论是什么?我们在生活当中的你自己的体验和结合社会现象来弄,移动互联网改变人,不单单是改变人,整个是改变中国的生态文明。为什么这么讲?我们70年代的人北京坐车,公交车一来车还在哪儿呢,好象有个影子出来了就开始排队准备冲。现在的年轻人都在排队,都在玩手机,前面空好几个位置抬头一看才再走一几步,因为都在玩手机不着急上车,因为上车也是玩手机,移动互联网是真正改变生态文明的。移动互联网改变什么?这种现象看见过吗?没有看见说明你离做产品还有好远呢,这就是做产品,在你的眼睛里面如何去革新,怎么通过你的思维改变整个社会生态文明,这才是你真正的情怀。

  所以我跟大家讲的这个故事很多人说,真的是,我到哪个城市里看真的在街边上的东西是什么样的,包括电商之类的。我觉得有些东西并不一定未来那么美好,为什么这么认为呢?我认为现在的人,有些东西是不应该有快递的,快递成本很高的,而且中国劳动法人力成本越来越高,所以买衣服之类这种事情,以后并不一定是都在网上买,除非以后你的尺寸没有任何更换的可能,我们家一会儿敲门快递来了一会儿快递又来了,我一个礼拜在家里也就是两天,快递是天天到我家来。因为逛街逛商场是人的需求,现在逛街不买到网上买,一定要看这个现象,未来可能回归理性,当价格一旦起来之后就不一定到网上买了。

  主持人:美国线上和线下的价格差不多,线上只便宜一美金,但是你要忍受可能半个月或者20天才能把货送到你们家,为了便宜一美金两美金,我在美国买了一个空气净化器,我走之前十天一直到昨天才收到,快一个月才收到。

  蒋志祥:美国确实跟中国的文化差异很大,包括快递员的成本,美国最贵的就是人,多大的老板灯泡坏了都是自己修。我们打个电话物业就上来修了。人力成本要贵了,修灯泡200元谁还叫人家修,马桶都自己修了。所以这个现象为什么快递,逛市场逛完了自己拎着回去了还要什么快递,现在看完了拍个照快递送到家里来试一试,不行,回去。第二天又来了,买个东西快递来回侄三五趟。从雾霾现在这么严重的情况来讲是不环保的,第二看未来的东西是看趋势,趋势这个东西跟做产品的一样,做产品要有经济学家的思维,要研究现在人口红利之类的,城市人口红利似乎已经没有了,流动人口在严重下降,都回到自己的老家去了,所以你做产品,必须要符合大的趋势,做产品是融合社会学、心理学很多学科的东西,你的专业知识还是很重要的。要真正创业创新跟这些都是相关的。

  提问:特别希望蒋总的百度插件赶快出来,这个痛点还是挺痛的,如果看到李彦宏哭晕在厕所也挺有趣的,听蒋总说了这么多觉得蒋总是特积极向上的人,想问您40年生命当中有什么特别艰难的时刻,您是怎么度过的?

  蒋志祥:我是乐观主义者。我记得马云上市之后他的感悟是睡不着觉了,我奶奶讲了一句话,我们成长过程当中,最大的快活是到镇上吃碗哨子面,我现在想想都香,我现在回老家都去吃一碗。

  小时候卖冰棒,当时好不容易挣几块钱,不让奶奶知道,偷着在镇上吃碗哨子面过把嘴瘾,我奶奶发现后说是“穷快活”吧,我现在的感悟是只有穷才快活,富国是快活不了的,励其心志的成就远远超过挣钱的成就,自己内心的能抵住苦的成就才真正的兴奋。比如,我有件事真的办不到,但是我能够忍痛抵住,发现那个成就才是兴奋的。你活着的价值就是解决问题,不管多苦都不怕。

  前几年有个很重要的事情,说理财。我碰到一个经济学家,我问他一大套理论之类的问题。他却问我,小蒋你身体怎么样?我说问你理财的问题,你跟我提身体?我很诧异,但也回答说,每天高尔夫球场走十公里,很棒没有问题。他说你身体很好,我建议你换美元,不要人民币,我当时问为什么身体好要换美元呢?他说,你天天挣人民币担心人民币干吗呢,不可能没饭吃,但是你每天不是挣美元,所以你换点美元肯定没问题,资产配置嘛,所以我觉得这个人帮了我大忙,今天美元涨了很多哈!所以有一个好身体,一个好心态,正能量其实能治百病,什么痛不痛的,每天想是你的目标,各种杂症自然消失了!大部分病是想出来的!

  我觉得,身体不好的人,不能自食其力的人才是真正的苦!我们只要有好的身体,什么时候都能挣钱。如果内心做不到要饭的样,也不可能成就李嘉诚那样,因为李嘉诚就是要饭出身的,内心过了那一关什么都能。好多销售,甭管牛不牛,先打一百个电话,回来我就知道你什么水平了,这一百个电话没有打,不知道你水平怎么样。有些东西只要我没退休,都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要做到防范自己的风险,更重要的是想着前方,从我们内心上来讲,我不知道失败是什么,没想过失败是什么。也不知道成功是什么,只知道目标是什么。真的是这样的,我觉得我奔这个目标没有任何其他的追求,所以苦之类的就没有了。购买游乐设备时质量是重中之重

  提问:刚才听蒋总谈电子商务包括快递还有创新,从你这边听到一些非常有想法的观点,我觉得你作为一个产品开发者你是很有想法很有思想的,你也谈到共享经济,这段时间我们接触的投资人、创业者中间,很多也是把共享经济作为创新创业的方向。我想听听你基于现在的现实情况,比如出租车、房屋出租这些,请你谈谈对共享经济发展前景是乐观还是觉得不怎么样?

  蒋志祥:首先要澄清一个问题,下次你要讲分享经济,共享经济是第一代互联网(电商等)。

  我把互联网理解成三个时代,第一个时代叫N对一的时代,我们一群人针对一个平台,那个时候有新浪、搜狐、雅虎、阿里巴巴、京东,我们一群人围绕这些平台,这个平台是一堆各种各样的信息,所有商品放到平台上面,人们通过搜索建立链接,这个时代是去中介化的时代。

  第二个时代叫一对N的时代,一个人针对一群人,这个时候出现了微博、微信、朋友圈、微店,所以我们每个人的属性,品质、你吃的、喝的大家都看着你,你在引领着每个人,身边朋友圈的人。这个时代开始有分享经济的雏形。比如你会做麻辣鸡丝,我就到你家吃去,但是他没形成更多的交易,这个时代是共享经济和分享经济共存的一个现象。

  第三个时代我把它叫做N对N的时代,这个时代的特点是万物互联,万物感知,我对你,你对谁,一对一,端到端的时代,其核心原因是手机成为我们的器官了,是人的大脑,手机不在身边,人就丢了魂。今天我坐了两个小时,我手机知道我去了几次厕所,今天为什么多去了一次厕所?哪位兄弟肾不好手机全知道,完全能够感知,这时候立马肾虚药给你。我的意思是手机成为感知你需求和被需求的时候,才有分享经济的基础。再往里延伸一点,你早上7点钟开着车从车库走了,有一群人在你们家门口找车位呢,这个车位是不是可以分享?重要的是什么,晚上6点钟回去的时候他先走了,这就是真正的分享经济时代来临,所以手机的感知的发达让分享经济的未来更光明,所以现在今天优步、滴滴、快滴把闲置车一网打尽,我以后出差到上海某个地方,刚好那个地方有人出差到北京,我就住他们家去了,以后酒店业没了都有可能。分享经济的核心是什么?叫使用不占有。现在年轻人的爱情据说都是这样的。(笑声)

  分享经济和共享经济从本质上不一样,从市场经济回到计划经济时代了。以前的计划经济时代是领导拍脑子的时代,未来的计划经济时代是拍电脑的时代,是云计算、大数据这种东西出来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到了未来的计划经济时代,只要发指令,生产出来了,或者我们家以后都有了某种设备,手一伸面包就出来了,想要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出来了,想要媳妇都走出来了(笑声),都有可能。它已经超越了人类了。

  主持人:今天谢谢蒋总百忙之中分享这么多精彩的内容,我也认真听了。我跟他有很多交流,没想到他在微笑的背后藏着杀机,其实他的管理很严格,尤其对道德底线的坚守以及诚信的坚守,成就了今天分享通信伟大的成就。所以说我们在座的创业者,包括我们网上的创业者,要想成就一番事业,如果没有最起码的道德底线和做人做事的原则,这个创业是做不起来的。

  从偏僻穷苦的山村走进北京读完大学自己创业,最核心的东西是蒋总做人做事的态度与原则,它们成就了分享通信。

  大家可能也知道,创业的成功率是极其低的,1%都不到。在1%中间还有1%,也可能千分之一才能成为今天的分享通信。所以,我相信未来的分享通信一定会成为一个市值200亿、500亿的公司,因为有了这一份坚守和创新的理念,不去简单模仿别人、抄袭别人,这就是一个伟大公司首先要具备的东西。纵观世界500强,在2000年互联网高潮的时候,思科成为全球市值最牛的公司,市值500亿美金,今天的苹果因为乔布斯的坚守和创新颠覆了整个智能手机成为最高市值达八千亿美金的公司。中国的华为2015年全年销售额818亿美金,是BAT中阿里巴巴和百度销售总额之和的两倍,这说明华为的创新以及对道德底线的坚守,华为的先进产业、华为的智能手机、华为的系统解决方案,是在业界都是让竞争对手闻风丧胆的,中国能够在国际舞台上真正叫得响名气的,也只有华为。

  今天,分享通信董事局主席蒋志祥先生分享了自己做人做事的底线,坚守诚信,所以他的公司才有这么大的发展,他的员工才有这么高黏度的忠诚度,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我们也希望大家也去试一试170这个SIM卡,他这个频段在前台、后台的技术支持和服务,在运营上面是非常好的,否则它的ARPU值不可能达到100元,证明它的用户使用率频率是非常高的。包括它的附加值的通信功能,比如内部沟通,意见,可以跟所有人开会,大家可以试一试,以后我们尽力的孵化器项目希望将来都能够使用蒋总提供的170的电话系统。

  我们内部也要开会、也要经常沟通,将来蒋总可能给我们很大的支持,也是对创新创业的支持。

  蒋志祥:刚才可能欠你们一个“SIM+咖啡”的解释。这是明年要做的事情,SIM+没有咖啡,不喝咖啡不行。

  我们的用户接近600万,现在每天基本上10万以上的增长,发展非常快,但是我们发展都是面对面办理业务的,以前我们发卡都是一个人背小包给你发了,非常简单。现在有人丢个手机换个卡,升个4G,开始频繁了。我们开始需要营业厅了,大家讲了营业厅是要弄个门面房每个月赔钱干的,因为是服务载体,这个不行,分享通信怎么能干赔钱的买卖呢,所以就琢磨出一个SIM+咖啡来。

  最近我看了一本书叫《大连接》,这个书里面有个很好的观点,对营销也很有价值。一个高楼楼底下有个人抬头往楼上看,楼上鬼东西都没有,自己也不知道看什么,后面会跟着一群人在往上看。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气,都有自己的B格,我们坐在一起,旁边的人如果不跟我说第一句话,没有某个话题触动我,我们俩肯定是谁都不理谁的,但是一旦某个话题一说,发现这个人可能成为一辈子的朋友。

  从这个现实的例子中,我觉得应该要制造一个环境,在这个环境里大家能成为朋友,我希望SIM+coffee是一个话题咖啡。

  主持人:我们这里的咖啡厅是中国100强企业众筹的,你挂在我这儿吧。(笑声)

  蒋志祥:最重要的是这个公司名字叫“SIM+咖啡创新创业有限公司”,实际上是对接资源的,大家到这儿来聚一聚,都是认识的,另外是实名制,首先认证。没有前台接待,接待主要做嘉宾的引荐。

  蒋志祥:对,是这样。我讲的更多的是创新的过程,创新结合自身条件去创新,因为每个行业都有机会,现在刘强东讲了一个观点我比较认同,未来的创新不在互联网当中,在实业当中。我讲完了。(掌声)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创客100第9期开放日】对商业道德和诚信的坚守,成就了他的10年创业梦

  第1车贷完成华创资本领投2.17亿元A+轮融资 构建中国汽车流通产业生态圈

  全球奢侈品用户服务运营平台“包大师”获得创客100数百万Pre-A轮投资

Copyright © 2013 www.k8.com,凯发娱乐网址,k8凯发,凯发手机娱乐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